首页 >旅游

收入分配改革时不我待

2019-05-15 00:35:28 | 来源: 旅游

收入分配改革时不我待

另一只靴子好像掉下来了。

从2002年中共十六大首次提出调高、扩中、提低,距离现在刚好10年。收入分配问题说了10几年,但这次与以往有些不同。特别是在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方面,从未如此突出。

首先是次数频繁。从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、十二五规划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,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屡次出现。

其次是位置突出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,收入分配体制改革被提到了重要位置,专门提出要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。

第三是战略重大。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被当作是今年扩大内需的重点。

第四是时间紧迫。温家宝总理在两会期间提到这一届政府一年难的5件事中,件就是收入分配改革。

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为何在今年成为攻坚课题?这几年,扩中取得了那些成果,又存在那些问题,未来将如何进一步破冰?这些问题有的已经给出了答案,有得还需要进一步解答。

建立橄榄型分配格局

中等收入阶层向来被各个国家认为是促进社会稳定,带动社会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提高的一个群体。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原所长、中国社会学会会长陆学艺说,从社会学研究角度看,中等收入群体在政治上趋于理性,是支持政府的重要力量,在经济上是经济主体和稳定的消费群体,在文化上则是文化的投入者、消费者和创造者。

正因为如此,发达国家致力于构建中产阶级占多数的橄榄型社会结构。早在两年前,温家宝总理就在《求是》杂志上撰文,称要改革收入分配方案,逐步建立起中等收入占多数的橄榄型分配格局。

收入分配改革不宜再拖。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。他说,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正处于重要的历史机遇期,能不能尽快实现收入分配改革的突破,对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具有决定性影响。我国正处于走向共同富裕的历史拐点,收入分配改革的突破,对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至关重要。

有分析认为,中央此番扩中,可能将成为中国未来30年从国富到民富转型的起点。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表示,此次扩中,是国家宏观战略决策,是扩大内需的战略安排,是一个需要中长期贯彻执行的方针政策,是更加着眼于中长期考虑的富民方略。首先,我们的投资不可能再大幅度增加,4万亿投资这样的事不可能再来第二次了。其次,在欧债危机难解、美国经济依然比较疲软的情况下,外贸也拉不动了。原来是三驾马车驱动经济发展,今后主要得靠扩大内需。

中等收入者标准需统一

扩中的复杂性之一,恐怕也是必须解决的个问题,就是如何界定中等收入者。究竟收入多少算中等收入?我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相对明确、统一的、能够获得广泛接受的界定标准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关于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统计方法和标准有20种左右。有研究比较发现,这些标准本身范围非常宽泛,不同标准之间差距非常大。以个人年收入的上下限为例,这些标准就包括1.63万元-3.73万元、2.2万元-5.7万元、2万元-16.7万元、3.4万元-10万元等。加上各个省区市以及国外一些研究机构制定的标准,那就更是众说纷纭了。

标准不统一,常常会引发人们认识上的混乱和焦虑。2010年6月,在一份《2010年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》中,研究者沿用国家统计局2005年制定的界定标准,将北京中等收入者人数认定为540万,占北京市户籍人口的40%以上。然而,在被认定的中等收入者人群中,有68.7%的人并不认可自己的中等收入标签。

2011年12月,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《产业竞争力蓝皮书》,其中认为,201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400美元,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,2011年中国已经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行列。这一结论引起了社会广泛争议。有人认为自己陷入了中等收入者陷阱。

怎么把中等收入者的标准统一起来?很多专家建议,应由发改委等综合经济管理部门会同权威学术机构,制定发布我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指数,用以衡量我国中等收入人群的分布和发展状况,监测社会结构的变化趋势,为制定经济社会政策提供指导。

关键在收入分配改革

今年是中共十八大召开的重要一年,社会对改革有很大期待。收入分配改革的突破,对协调重大利益关系、形成广泛的改革共识、提振社会对改革的信心,意义重大。迟福林表示。

这位被誉为改革智囊的学者,近年提出了第二次改革的理论,他认为未来年,中国面临着走向消费主导的重要历史机遇。为此,需要明确提出以消费主导、以结构调整为重点、以公平与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二次转型与改革。而收入分配改革就是二次改革的重中之重。

从十六大以来,中央进行收入分配改革的思路就非常明确,即提低、扩中、调高。但相比于提低和调高,扩中的工作更加复杂,既不可能通过再分配中的财政转移支付等方式来实现,也不可能简单地通过税收杠杆来实现。培养中等收入群体,首先要从收入分配改革入手,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。概括讲,就是要针对不同的人群、不同的阶层去制定具体的收入分配制度。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汪同三表示。

目前学界的看法是,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面临多重挑战,如大规模减税减负、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、打破垄断、提高社会保障水平等。

由于利益关系的固化,收入分配改革越往后拖越被动。迟福林说。他呼吁政府尽快制定和出台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方案,提出改革的短期和中长期目标,具体确定改革重点任务和改革路径。考虑到收入分配改革涉及到财政税收、国有垄断行业、公共服务领域等多个部门,他建议由国务院领导牵头,组成收入分配改革领导小组,有效地协调改革方案中的部门利益和相关事宜。( 郑娜)

星力游戏下载
卤菜培训
液压升降货梯价格

猜你喜欢